•  
    内容详情
    金权法律咨询服务
    Tel:0513-xxxxxxxx
    刑释人员变身村主任,一份无罪证明牵出32个“保护伞”
    来源: | 作者:金权法务 | 发布时间: 2021-05-06 | 224 次浏览 | 分享到:

    身犯命案

    敛财上千万

    开假证明混入基层组织

    拉拢“保护伞”32人

    ……


    庭审现场


    聂元元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是江苏省首例涉枪命案、首例涉黑人员死刑案、首例基层组织人员涉黑案。虽然该案已尘埃落定,但对办案检察官来说,此案的办理过程仍记忆犹新,历历在目。近日,记者通过深入采访办案检察官,了解了该案始末,再现该案侦破、起诉等阶段的细节场景。


    淮沭河边一声枪响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2017年12月18日凌晨,一辆面包车驶入淮安市某医院,直接冲到急诊室门口,车上两名男子将一个人从车上拖下来,往地上一扔,便开车扬长而去。保安立即找来值班医生,发现倒地这人胸腹部全是枪眼,浑身血迹,医生紧急施救,但此人的呼吸、心跳都已停止,保安赶紧报警。


    警方接警后立即立案侦查,顺着死者周玉成这一线索摸排下去,聂元元与干建柱聚众斗殴枪击致人死亡案及聂元元犯罪团伙就此浮出水面。


    干建柱和徐宁均为刑满释放人员,徐宁投靠聂元元后,开设赌场谋利,而干建柱则自立门户,开了一家赌场。2017年12月17日晚,为争抢赌客,两人约好在淮安市动物园附近谈判,徐宁带人到了现场,发现前来谈判的不是干建柱。原来,干建柱安排了其他人去谈判,他自己则带人去了徐宁的赌场,打伤了徐宁的两名手下。


    闻讯后,徐宁立即带着同去谈判的于杨等人回去向聂元元报告。聂元元听后,找出一支火药枪交给于杨,自己则拿了一支双管火药枪,又联系手下夏得利带上一支火药枪,其他人则带着砍刀等武器,前往与干建柱约定的地点——袁集乡附近的淮沭河大堤。


    在大堤上等了没一会儿,就见两辆车从远处开过来,聂元元等人估计“应该是干建柱一伙”,于是夏得利持枪射击,子弹击中其中一辆车车门,两辆车没敢停车,直接加速跑了。


    “你小子真怂,跑什么呀!”徐宁拨通了干建柱的电话。


    “老子还没到地方呢,你小子才不要怂,有种到邵庄一干桥这边来!”干建柱在电话里骂道。


    聂元元当即带着徐宁等人开车往大堤南边的一干桥进发,他们刚下车,就见一辆面包车亮着大灯猛冲过来,聂元元一帮人立即举枪射击,面包车毫无刹车迹象,跟在车后边的干建柱、周玉成等10余人拿着刀冲杀而至。聂元元等人被冲散,分头逃跑,周玉成拿着砍刀紧追不舍。聂元元见他已经追到身边,对着他当胸就是一枪,周玉成应声倒地,聂元元一伙人得以逃脱。


    回家后,聂元元立即把自家监控里的所有视频删除,又紧急叫来妻弟张奎奎,让他把自己和于杨用的两支枪藏好。张奎奎心想不如干脆销毁,便联系朋友李大海找来氧气焊枪,把枪支切割成多段,分别扔进了附近的淮河和盐河。


    因为参与斗殴的人多,聂元元持枪杀人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知道啊,我昨晚一直在家里。”面对其他人的质问,聂元元矢口否认。12月18日下午被警方抓获时,他仍坚持自己未参加斗殴,更没杀人。


    换个方向寻找证据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经过初步侦查,我们觉得这不是简单的聚众斗殴案件,不仅是涉枪的命案,更是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重大案件。”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王建光说。


    经侦查发现,2012年3月,第二次刑满释放的聂元元在淮安西出口买房,4个月后在此开了家“幸福家园土菜馆”,此处便成了聂元元和他的手下吴强、乔磊等人经常集聚的地点。


    聂元元案案发后,淮安市检察院立即将此案作为重点案件上报省检察院,在省检察院指导下,淮安市检察院组织市检察院和涟水县检察院的精干力量,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之前多次提前介入案件。


    在全面审查已经收集的相关证据后,2018年4月28日,涟水县检察院依法对聂元元等人以涉嫌领导、组织、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名批准逮捕。


    与此同时,侦查工作仍在继续,侦查人员从一个池塘里捞出夏得利使用的火药枪,但聂元元用的枪被抛进淮河和盐河,他们先后三次找了蓝天救援队,又找了水下机器人、蛙人分别打捞,都没有找到。


    淮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月进、第二检察部检察官吴合军等人在审查起诉前提前介入该案件后,提出一个设想:“找枪是为了鉴定枪支有杀伤力,现在找不到枪,是不是可以换个方向,证明这支枪有杀伤力也可以啊。”


    王建光翻阅大量鉴定标准和文件,终于在江苏鉴定科学杂志中《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找到依据,“曾经发射非制式子弹致人伤亡的非制式枪支直接认定为具有致伤力。”


    围绕这一依据,办案人员又收集到包括证实当晚聂元元开枪伤人的证言,以及此前他曾试用同一枪支在淮安区斗殴时击穿他人车辆后窗玻璃的图片等等,这些都为后期指控聂元元枪击杀人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持砍刀争抢土方生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聂元元犯罪团伙在创始初期主要是以开设赌场、抽头渔利、在赌场放贷赚钱,遇到不按时还款的赌客便要让他吃点“教训”,后期开始放高利贷,以月息6至8分不等收利息。


    “省检察院当时要求我们在办案中一定要注意‘打财断血’,坚决铲除这个涉黑组织的经济土壤。”为此,吴合军向公安机关提出了补充侦查的意见。


    侦查人员立即按照检察机关提出的意见开始补强相关证据,第一个被补证的便是2014年4月聂元元等人抢夺土方工程的事件。


    2014年4月28日晚,淮阴西景观大道绿化工地上忽然来了七八个带砍刀的人,嚷嚷着让工地停工,正开着挖掘机挖土方的司机见状不妙,赶紧给工程承包人周学军打电话。周学军带着驾驶员李石磊到了现场,李石磊刚问了句“你们凭啥让我们工地停工”,就被人一拳打在脸上,随后几个人过来对他拳打脚踢。事后,他们才知道,这伙人为首的是聂元元,当天最先动手的也是聂元元。


    李石磊在医院治疗了一周多时间,脸上和身上至今还有疤痕。因为得罪不起聂元元,周学军同意以盐河为界,让一半土方工程给聂元元,而另一个土方工程的承包人孙金刚给聂元元分利5万元。


    侦查人员调取了土方工程结算的相关书证,发现工程仅用一个多月就结束,这一笔聂元元获利525.9万元,他给手下每人发了5000元作为奖励。


    聂元元还向当地的一些开发商放高利贷,自2015年开始至案发,共计放贷2023万元,从中获利482万元,再加上他和徐宁等人开设赌场获得的利益49万元,该组织总计攫取经济利益达1056.9万元。


    32名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正文无关


    按照相关规定,有犯罪前科的人员不能担任基层组织工作人员,聂元元是怎么突破制度规定、达到目的的呢?


    在侦查卷宗中有一份2015年出具的《违法犯罪记录证明》,称近年内未发现聂元元有违法犯罪记录,正是这份证明再加上当地某村书记的推荐信,让聂元元在2015年7月摇身一变,成为某村委会的副主任,2016年村委会选举主任时,聂元元又当选村委会主任。


    淮安检察机关在办理聂元元案件过程中向市纪委监委移送线索11条,先后有32名公职人员因违法违纪受到处理,部分人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我们给三个相关部门分别发送了检察建议,建议相关部门清理队伍,防止公职人员作假证明等违法违纪情形发生;加强监督,防止基层组织中再度混入有犯罪前科的人员;加强对当地社会治安和文化场所监管,严厉打击开设地下赌场等违法犯罪行为。”吴合军介绍说。


    2018年9月11日,聂元元等人被以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等6个罪名提起公诉。2018年12月27日,聂元元被一审判处死刑,徐宁、吴强等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十一年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2020年8月,聂元元等人被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汪彦 沈金 卢志坚

    编辑:胡仲涛


    中彩平台